行业新闻

农产品价格改革:市场逐步放开

        随着市场化的不断深入,我国原有的收储制度弊端逐渐显现,需要实行市场化价格形成机制。通过市场价格信号引导生产,调节供求。   

  农产品价格迎来改革。

  近日,有媒体报道称,农业部针对下一步农产品价格改革方向,国家已确定对不同品种实行差别化支持政策。对于稻谷和小麦两个口粮品种将继续坚持最低收购价,而对于玉米、大豆、棉花、油菜籽等品种,通过市场价格信号引导生产,调节供求。

  农产品价格关系到国计民生,事实上,作为农业大国,改革开放30年多年来,以市场为主导的农产品价格也在不断改革与深化。

  相关资料显示,我国从缩小农产品价格管理范围、扩大市场调节比重,到全面放开农产品市场和价格,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明显得到发挥。

  保证粮食安全促进农产品健康发展

  为何对于稻谷和小麦继续实行最低收购价,而对于玉米、大豆、棉花、油菜籽等农作物发挥市场形成价格机制呢?

  “对于稻谷和小麦继续实行最低收购价,为了保障国家粮食绝对安全。”优品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鲁乐在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,国家所反复强调的粮食安全核心是“口粮安全”,即在粮食中重点保谷物基本自给,稻谷和小麦是我国的主要粮食品种,因此通过对上述两类品种实行最低收购价,有利于保护农民的利益,调动农民种植的积极性。

  有媒体报道称,对于稻谷和小麦这种关乎农民切身利益和居民实际生活,关乎国家粮食安全的农产品。放开农产品价格后,国家并不是放任不管,而是建立了市场化基础上的农产品价格调控体系,涵盖了最低收购价、临时收储、农业补贴、进出口调控等措施。

  “随着市场化的不断深入,我国原有的收储制度弊端逐渐显现,主要表现为一方面国内农产品价格明显高于国外,农产品价格被严重扭曲;另一方面过去数年积累的库存压力较大,导致目前财政困难。因而,需要逐渐实行市场化价格形成机制。”鲁乐表示。

 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、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近日对媒体表示,这次调整一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,同时政府也要发挥好的作用。另一个就是针对当前实际存在的一些问题,包括土地收益对农民仍然偏低,进口农产品价格倒挂,国内粮食库存紧张等矛盾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,近几年,国际市场粮食价格大幅震荡,但在上述政策和其他调控措施的综合作用下,国内粮食价格平稳上升,粮食产量实现“十一连增”,农产品价格发生严重倒挂。

 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胡冰川在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时,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

  胡冰川表示,稻谷和小麦实行最低收购价是历史原因造成的,主要因为库存的原因。东北在大豆和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的基础上,进一步有可能推广到玉米、油菜籽目标价格补贴,从传统的储备为主转向市场价格,这样做在于使市场机制对资源配置起决定作用。市场价格机制形成当中,尽量减少农产品的政策扭曲作用,更好地发挥市场机制作用,更好地提高流程作用和补贴作用。

  可以说,农产品价格差别化是面对我国农产品客观现状的一种调整。

  在采访中,记者注意到,2015年7月10日,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1480号建议答复中回应:“关于放开主要农作物农产品价格”。明确提到,对于稻谷、小麦两个口粮品种,应继续坚持最低收购价,但要改变价格刚性上调的市场预期,以更好地发挥市场机制作用,弱化最低收购价政策“保收入”功能,减少农民增收对粮食市场价格上涨的过度依赖,同时统筹运用好价格支持和补贴两个手段,保护农民利益。

  而对于玉米、大豆、棉花、油菜籽等需求弹性大、产业链条长、国内外市场关联程度高的品种,要注重发挥市场形成价格的决定性作用,通过市场价格信号引导生产,调节供求,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。

  提质降价、提高国际竞争力

  其实,对于玉米、大豆、棉花、油菜籽这种农产品,通过市场价格引导生产,无疑从长远来看,有利于农业的健康发展,可是在与国际竞争时,业内不免有着一定的担心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当前,中国的一些农产品平均价格比进口价大概要高30%。

  胡冰川表示,这种情况主要是农产品的成本升高,是相对效率造成的,也就是说,中国快速的城镇化、工业化和四化同步的过程中,工业部门和服务部门技术进步率提高了,使得中国所有农产品价格形成当中成本构成在上升,这是相对效率构成的。这同时也属于发展阶段问题。

  胡冰川认为,而对于发达国家像加拿大、美国、巴西等国家,他们既有资源禀赋的优势,也有成本优势。随着进步率的提高,我们会通过规模化和现代化以及技术进步有可能会降低价格,扩大种植规模。

  “对于成本升高,竞争力下降,这是一个历史必然。日本韩国台湾最早在二战以后都出口农产品,然后在快速工业化过程中,农业都成为反补对象。所以根据经验,包括发达国家经验,截至目前为止,根据当前资源禀赋是无解的,而且,从中国的资源禀赋优势来说,我们不一定要完全利用国内的资源满足国内消费需求,可以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,两种资源能更好地保障中国的粮食安全和农产品的需求,这是一个重要的举措。”胡冰川对记者说。

  鲁乐则有着不同的担心。他表示,我国农产品在参与国际竞争时,主要担心的是出现农产品质量的问题。我国原有的农产品标准侧重于供给总量,总产、单产成为标准体系的价值核心。在此标准体系下,我国农产品的质量普遍不高,一般品种多,名优品种和专用品种少,极少考虑后期加工的要求,且部分农产品甚至还存在食品安全的问题。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都会影响我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。

  据记者了解,目前我国仅50%不到的农产品符合国际标准,而美国等发达国家产品达标率超80%。

  鲁乐认为,要想提高我国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,根本措施在于加强质量的监管,因地制宜,建立新的农产品质量标准体系,按照国际化标准进行生产和管理。

  事实上,我国农产品参与国际竞争,既是产品质量的竞争,同时又是价格的竞争,只有价廉物美,性价比高,才能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具备较大的竞争优势。

  农产品市场放开已成趋势

  随着农产品价格机制的不断调整,未来我国农产品价格的发展方向和趋势究竟会是什么?

  胡冰川认为,在当前粮食安全新战略下,一方面口粮价格仍然由政府最低收购价来保证政策收购,但是其他农产品市场将会逐步放开,这样会提高市场资源配置的效率。另外,减少财政扭曲。

  胡冰川进一步解释,农产品价格涨跌应是由市场更多地发挥作用,如果一个农产品长期保持稳定的话,未必是一件好事,农产品价格一定区间波动的话,恰恰反映一种供求关系的变化,而且这种价格信号会引导农业生产逐步优化,这是必然现象。但是,农业有弱质性,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提出,工业反哺农业,城市反哺农村,功能互惠,城乡一体的模式。

  鲁乐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,未来我国绝大部分农产品的价格将主要依据市场化机制形成,并逐渐与国际市场接轨,而对于稻谷、粮食等核心谷物产品,将继续实施最低收购价格,或实施补贴措施。

  “绝大部分农产品由于并不涉及粮食安全的问题,因此,通过引入市场化机制,将有利于引导生产,实现产销匹配,提高生产效率,而对于事关粮食安全的品类,国家仍将需要继续实施保护措施。”鲁乐告诉记者。

  鲁乐最后对记者说,“对于我国正在推进的农产品目标价格改革,目前已实施的品种为棉花和大豆,未来虽然会逐渐扩大到其他品种,但我们认为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一方面对于前期试点品种和试点地区都会有一个经验总结的过程,另一方面农产品价格改革事关亿万农民的切身利益,因此只有改革条件和基础成熟时,才会逐步拓展改革的产品类别。”

  其实,任何一项改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,需要面对不断变化的情况,进行不断地调整改革措施和力度。农产品的价格改革也是一样,未来或许还会有政策和措施出台,但是无论如何,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农产品市场逐步放开应是一种趋势。


西安林禾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8-2018 陕ICP备17004308号
技术支持:点淘科技